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
(巴黎, 1926-2015)
生平传记

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起初在巴黎就读,战争改变了平静的求学生涯,而逃到南方避难,1943年辗转到突尼西亚北部滨海城西迪布赛义德 (Sidi Bou Saïd),她在那儿完成中学教育,再回到法国定居。

她热爱艺术,与欧西白‧札德金 (Ossip Zadkine-1952) 发掘雕塑之前,先在大茅舍艺术学院(l’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) 追随安德烈‧洛特 (André Lhote) 习画,继而拜费尔南·莱热 (Fernand Léger-1950) 为师。

之后数年,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致力研读, 走遍法国音乐厅和美术馆,发掘西班牙和义大利。她以其特殊敏锐的铅笔画,将所观察的印象托付在素描本上 – 如童年所为 – ,从她的素描本上,可看到西班牙科尔多瓦斗牛节,义大利锡耶纳赛马节,雕塑、柱头、和图画细节的瞬间写照。她发现了皮萨诺 (Pisano) 和米开朗基罗 (Michel-Ange)。 这些素描本上也布满了众多活生生的速写剪影。翻阅浏览中,我们交会了作曲、指挥家保罗‧巴雷 (Paul Paray),钢琴、指挥家阿尔弗雷德‧科尔托 (Alfred Cortot),和小提琴家雅克‧迪博 (Jacques Thibaud)…

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於1953年结婚,定居普罗旺斯十年,这时期,她从事粘土的创作。

重回巴黎,艺术家的实物创作愈来愈抽象化:水果或花朵…以及她赞赏的艺术家作品。巴黎大、小皇宫的毕卡索 (Picasso-66),抽象画家德勾特克斯 (Degottex-67),傅尼叶画廊的韩汰(Hantaï-68), 橘园美术馆的贾克梅蒂 (Giacometti-69),大皇宫的马蒂斯 (Matisse-70),和罗丹的加莱布尔乔治人铜像 (les Bourgeois de Calais)。1972年,撒哈拉沙漠之旅, 惊见大自然起伏地形,而在内心掀起强烈震荡,产生纷乱时期。

1973年,由于工人忘了一袋水泥,留在她的工作室庭院,而终于摸索出她的艺术之路。从那时起,她懂得提炼挥发性、可塑性、易于搅拌、混合材质的方法。随时间演变,她累积经验:测试各种不同配量和不同水泥粉品质、沙子、纤维、水、内在结构,以及各式各样模型和支撑物:玻璃、醋酸纤维塑料、布料、纸张…带动形状引向的变化:圆形、正方形、长方形、球体、圆柱… 随各个不同范围而仔细照料:「我各方尝试,谨慎倾听、无拘无束、不错失任何细微、偶然革新、浮动流向的态度…」。艺术家不断寻求研究核定这偶然材质,并时时质疑作品的框架。这涉及艺术家和其材质两者之间的旅行,没远程目标,假如没踏遍所有道路,至少也是以毅力前进探索,享受当前风景,并以狂热和激情等待显现,下一个转弯处,赞叹崭新的视野风貌。

claudedesoria

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

展 览

• 1965年,克洛德‧贝尔纳画廊 (Galerie Claude Bernard),巴黎:“手” (群展)。
• 1972年,五月沙龙展 (Salon de Mai),巴黎。
• 1975年,日耳曼画廊 (Galerie Germain), 巴黎,个展。
• 1975年, 艺评沙龙 (Salon de la Critique),拉德芳斯 (La Défense),巴黎,(群展)。
• 1977年, 装饰艺术博物馆 (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Décoratifs),巴黎:“艺术家 – 手工艺者” (群展)。
• 1977年,活动研究对比部门 / 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,巴黎:“巴黎工程 77”,个展。
• 1978年,庞毕度中心,巴黎:“手观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庞毕度中心,巴黎:“国家现代艺术品收藏2号挂幅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新世界博物馆,拉罗歇尔(La Rochelle) :“国家现代艺术品收藏2号挂幅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隆德艺术厅(Konsthall de Lünd),瑞典:“巴黎 – 隆德”,个展,8月25日至9月30日。
• 1980年,宝端‧勒彭画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直挺和褶皱”,个展。
• 1980年,布雷蒂尼(Brétigny) 文化中心。
• 1981年,第13届国际青铜器双年展, 义大利帕多瓦 (Padoue) (群展)。
• 1982年,宝端‧勒彭画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扁平褶皱”,个展。
• 1982年,庞毕度中心,巴黎:“泥土” (群展)。
• 1984年,塞纳河畔维提 (Vitry-sur-Seine):“现代艺术中的女性角色” (群展)。
• 1984年,塞纳河畔罗米利 (Romilly-sur-Seine):加斯东·巴舍拉 (Gaston Bachelard)百周年纪念,“创造大地” (群展)。
• 1985年,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 (Fondation Cartier, Jouy-en-Josas):“雕塑” (群展)。
• 1985年, 蒙特奈‧代索勒画廊 (Galerie Montenay-Delsol),巴黎:“刀刃和反刀刃”,个展。
• 1986年, 萨勒培特里耶合教堂 (Chapelle de la Salpêtrière),抽象空间协会,巴黎,“距离” (群展)。
• 1986年, 省立美术学院 (Ecole Régionale des Beaux-Arts),瓦朗斯 (Valence):“雕塑”,个展。
• 1988年, 毕卡索博物馆,安帝布 (Antibes):“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,雕塑1963-1988”,个展。
• 1988年, 庞毕度文化艺术中心,巴黎:“在法国这段时光,永久收藏”。
• 1988年, 蒙特奈画廊 (Galerie Montenay),巴黎:“开放”,个展。
• 1989年, 玛利萨‧德勒‧雷画廊 (Marisa del Re Gallery):“第二届蒙地卡罗雕塑双年展” (群展)。
• 1989年, 卡密尔基金会 (Fondation Camille),埃夫里广场 (Agora d’Evry):“身份”。
• 1990年, 马万‧厚斯画廊 (Galerie Marwan Hoss),巴黎:为 “另一” 杂志而展的挂幅(群展)。
• 1991年,蒙特奈画廊 (Galerie Montenay),巴黎:“雕塑和印记,3月7日至3月30日,个展。
• 1992年, 安南达勒画廊 (Annandale Galleries),雪梨,澳大利亚 (群展)。
• 1994年, 抽象空间 (Espace-Abstraction),巴黎。
• 1995年, 趋势画廊 (Galerie Tendances),科隆展 (Foire de Cologne),个展。
• 1996年, 趋势画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巴黎:“印记”,个展。
• 1997年, 庞毕度中心,巴黎:“Made in France” (群展)。
• 1997年, 庞毕度中心,巴黎:“印记” (群展)。
• 1997年, MMG 通道 (Coursive MMG),东京,日本,个展。
• 1998年, 趋势画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巴黎,24/11/98 至 19/12/98 及 05/01/99 至 16/01/99:“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:横肋 – 堆积”,个展。
• 2002年, 宝端‧勒彭画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珠宝”,个展。
• 2016年, 罗兰‧高登画廊 (Galerie Laurent Godin):“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”,个展。

atelier claudedesoria-2

善于发现意外收获的王国

第迪耶‧塞曼 (Didier Semin),1999年

趋势画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展览,1998年12月 – 1999年1月

莫非这是英式幽默,英文字 serendipity 显出法语的不足,总之当今尚缺…。约翰‧杰克(Jean Jacques),【失物寻回的意外或科学】作者,推荐引进«sérendipité»一字,但我不怎么赞同,因为将«sérendipité»拆成«serin»和«dépité»两个字,瞬间将化成«懊恼金丝雀»的联想,而栖息在枝头上的可怜懊恼飞禽会让您轻易丧失对一个意念的威信,但«serendipity» (善于发现意外收获) 的意念却是该以最严肃的态度去接纳看待。霍勒斯‧渥波尔 (Horace Walpole) 在十八世纪推出一个命名为【善于发现意外收获三王子】的故事,他在普世科学里指出:自然倾向的伟大发现是偶然、完全偶然产生。我们这一世纪或先前世纪并没达到真正的革新— 特举:X 光、盘尼西林、特氟隆三个古怪价值 — 这是实验室在不可预知情况下发生的紊乱事件,一个不经意的操作。人类精神的穿透,对抽象或经过演绎推断后的天赋,一开始就毫无关联。

我们不该因此就将诺贝尔奖视为一帮猜牌赌徒,发明的幸福偶然需要一个选择的见证,它不会赠送给第一个来到或只是简单出示一张票的人。这必须经过安排拜访,适度奉承,安置小祭坛,如同研究员般的工作,尤其在它前来报到的那一天必须能够明白辨识出它。Serendipity (善于发现意外收获) 带领我们找到正在寻找的所有其它事物,甚至可能是美国,但若不去找就永远找不到。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 是我要回归的主题,这位艺术家高度拥有驯服偶然的特殊才能:有时会自问,这是否来自她的家庭,而人们发掘她,直到她的彬彬有礼,却又心不在焉,且和蔼可亲,隐藏世界事物的亲和力。她今天展览的古怪系列作品是典型的意外合作成果,它们出自不大可能的操作,和起初几乎是荒谬绝伦的概念:不敢拒绝他人坚持要求一幅画做慈善拍卖,而许久以来她所从事的创作与油画艺术工作早相去甚远,于是她开始在画布和画框上布满她感兴趣的流体水泥,犹如从1974年以来经常看到的展览,天然未加工或用刀片涂抹。

任何人站在她的角度会去解释、礼貌拒绝、或为了摆脱纠缠,而在画布上胡乱涂抹,签名应付了事。然而,这偶然的窃窃私语、荒谬要求没逃过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的守护天使,她买了一块涂上亚麻的漂亮方形画布,细心摊开在工作台上,她在画布上涂抹一层拉法基溶解水泥,这巧妙棕色材质通常被应用在造桥而非艺术工作上,然后再整个铺上一张聚氨酯薄片。她的艺术功效之一在于程序及雕塑材质采用的极大谦卑— 该赋予作品风格一个名字吗?— 它们经常是颜色低沈的日本陶釉,没有黄金或瓷器的光泽,但却更耐久,事实上桌木、或多年翻耕菜园的锹柄,经历一代又一代来人的磨光而更珍贵。她从不浪费水泥,好似按步就班在烹调:水泥在塑胶薄片里成模、烘干、脱模,再依当日偶然调配出的食谱,加入变化多端的微妙,不断重复制成。谁会有这艺术家的印版想法,抓紧材料好将之屈服于想像下,燃烧传承给整个宇宙的内心折磨苦楚— 后者对她往往毫无所求—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看似实验人员,或小脚水泥匠。但艺术家从来不须要和其荆棘丛生的形象相似,或被授予艺术文凭,如蒋‧杜卜斐(Jean Dubuffet) 所言:「尤其,德‧索立雅是莱热 (Léger)的学生,却只在偶然不经意时才提及,(在她身上很难找到影响或时间的风貌)。」

她毫无预谋:水泥黏合成的画布是为了成就慈善义卖心灵,在今日艺术很难得,而这和蔼可亲的幻想注定她创作工作的意外延展。那是在一个早晨,没特别不耐心,拆开作品时,发现前晚无意中丢出的骰子跳出双六,亚麻布针织在干燥时留下通风孔,夜里邀来联欢作乐:被聚氨酯薄片困住,而卷缩在皱褶、隧道、和无止境分枝里,并在水泥色泽较阴暗处氧化。图腾令人联想起碧玉和稀有矿石的微妙大理石花纹,罗杰‧凯洛意(Roger Caillois) 曾以拟人法描述:「经历相濡以沫的优雅,水泥似乎在数小时内再忆起她的天赋才能,和这个与我们相去甚久、且相差甚远的地质时代,矿石呈现出的创作想像,让人以为静止不动,我们惊叹自然岩石偶然接近艺术的最简单呈现,而我们认出其中一个轮廓、一个人、或一座城市的外貌;无时无地为之赞叹,艺术表现不正是可以轻抚矿石精灵,作为报答。」

这儿,我听到抗议:「看来,您该不是要支持和其同样糜烂,偶然性质的艺术意向产品?」正是,且很精准的就是此样性质:这被我们视为自然环境意愿的最高评价,只是一个傲慢习惯,或确切地说,也许是我们将之收藏在不同种类级别里。文化可能正如凯洛意再次告知:「只是被人们以其特有的性质赋予名字而已。自然和文化只会因为我们假设一个,而不是另一个自由幻觉而对立。」 — 例如自由,我们不太清楚水泥干燥时,图案是否会点缀光彩。当骰子第一次丢出时,没有任何事可禁止探索,变化各种测试,再度请求给予机会表现好王子的巧合。水泥板的形状,在画布上的停留,表面是如此细致,符合慈善拍卖的规格,无疑会更好,假如当另一个测试拆开支架板,为了单独分开介绍;除非只有丢弃支架,如在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先前作品里注入塑胶软片上,水泥留下的痕迹值得留意。仔细分离第二次测试的两个元素,明显变得不仅是在画布上的印记,支持并与留下的石头做比较,而它甚至悠然自在地端立在那儿,完全是一幅坐落在画布上的图画,矽石和石膏在德‧索立雅双手之间对另一个迷恋材质和印记艺术家,蒋‧杜卜斐(Jean Dubuffet) 做出意外的致敬。纸片上的第三个测试则更少,或太多,结论:画纸和水泥挛缩成如此强劲的结合,以致不可能再决裂。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获得一层白色、棉絮般、细致的双层板片,给予她将之叠合的想法,结果再次令人感到惊艳。堆积成像卵石或饼干的物品,愉悦嘲笑经常如此受欢迎的艺术外在表征:基底、框架、托座,人们贴在每个东西排列的所有标签。忽视标签辩读是一大美德,而不是在那儿假装从事高贵工作 — 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的水泥善于此道。

从前的中国画家毫不犹豫地在石头上签名。这般时,远东比我们更懂得获取平衡,譬如在房子空间里,出于自然本能的布置,以及被艺术家或手工艺人束缚的同性质产品:如被切块的岩石、树根将占据空间,单纯被隔离,一件刻艺术品的每一面,或题上字的卷轴。某些西方人 — 并非所有西方人,不是那些古玩店的人,也不是在河边找玛瑙的安德烈‧布勒东(André Breton)者 — 相信在捡石头行为之间存有一个质量的深渊,我们把它看作退休无害的工作,而将它们表现成画作,或雕琢成雕塑品,归类在大艺术里。事实上这涉及同样可尊敬,一致顽念的两个说法: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好似巧妙地维持在两者之中。够机灵且善观察,以致懂得在普通工业产品里辨识出最精巧材质,水泥 — 一个未经风暴,从液态到固态的温和熔岩,充分听从善于发现意外收获王国的法令,尊重材质本身的知能,并以朋友看待。

第迪耶‧塞曼 (Didier Semin)

>>>>> 参观克罗德‧德‧索立雅 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