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
(巴黎, 1926-2015)
生平傳記

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起初在巴黎就讀,戰爭改變了平靜的求學生涯,而逃到南方避難,1943年輾轉到突尼西亞北部濱海城西迪布赛义德 (Sidi Bou Saïd),她在那兒完成中學教育,再回到法國定居。

她熱愛藝術,與歐西白‧札德金 (Ossip Zadkine-1952) 發掘雕塑之前,先在大茅舍藝術學院(l’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) 追隨安德烈‧洛特 (André Lhote) 習畫,繼而拜費爾南·萊熱 (Fernand Léger-1950) 為師。

之後數年,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致力研讀, 走遍法國音樂廳和美術館,發掘西班牙和義大利。她以其特殊敏銳的鉛筆畫,將所觀察的印象託付在素描本上 – 如童年所為 – ,從她的素描本上,我們可西班牙科爾多瓦鬥牛節,義大利錫耶納賽馬節,雕塑、柱頭、和圖畫細節的瞬間寫照。她發現了皮薩諾 (Pisano) 和米開朗基羅 (Michel-Ange)。 這些素描本上也佈滿了眾多活生生的速寫剪影。翻閱瀏覽中,我們交會了作曲、指揮家保羅‧巴雷 (Paul Paray),鋼琴、指揮家阿爾弗雷德‧科爾托 (Alfred Cortot),和小提琴家雅克‧迪博 (Jacques Thibaud)…

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於1953年結婚,定居普羅旺斯十年,這時期,她從事粘土的創作。

重回巴黎,藝術家的實物創作愈來愈抽象化:水果或花朵…以及她讚賞的藝術家作品。巴黎大、小皇宮的畢卡索(Picasso-66),抽象畫家德勾特克斯(Degottex-67),傅尼葉畫廊的韓汰(Hantaï-68), 橘園美術館的賈克梅蒂 (Giacometti-69),大皇宮的馬蒂斯 (Matisse-70),和羅丹的加萊布爾喬治人銅像 (les Bourgeois de Calais)。1972年,撒哈拉沙漠之旅, 驚見大自然起伏地形,而在內心掀起強烈震盪,產生紛亂時期。

1973年,由於工人忘了一袋水泥,留在她的工作室庭院,而終於摸索出她的藝術之路。從那時起,她懂得提煉揮發性、可塑性、易於攪拌、混合材質的方法。隨時間演變,她累積經驗:測試各種不同配量和不同水泥粉品質、沙子、纖維、水、內在結構,以及各式各樣模型和支撐物:玻璃、醋酸纖維塑料、布料、紙張…帶動形狀引向的變化:圓形、正方形、長方形、球體、圓柱… 隨各個不同範圍而仔細照料:「我各方嘗試,謹慎傾聽、無拘無束、不錯失任何細微、偶然革新、浮動流向的態度…」。藝術家不斷尋求研究核定這偶然材質,並時時質疑作品的框架。這涉及藝術家和其材質兩者之間的旅行,沒遠程目標,假如沒踏遍所有道路,至少也是以毅力前進探索,享受當前風景,並以狂熱和激情等待顯現,下一個轉彎處,讚歎嶄新的視野風貌。

claudedesoria

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

展 覽

• 1965年,克洛德‧貝爾納畫廊 (Galerie Claude Bernard),巴黎:“手” (群展)。
• 1972年,五月沙龍展 (Salon de Mai),巴黎。
• 1975年,日耳曼畫廊 (Galerie Germain), 巴黎,個展。
• 1975年, 藝評沙龍 (Salon de la Critique),拉德芳斯 (La Défense),巴黎,(群展)。
• 1977年, 裝飾藝術博物館 (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Décoratifs),巴黎:“藝術家 – 手工藝者” (群展)。
• 1977年,活動研究對比部門 / 國立現代藝術博物館,巴黎:“巴黎工程 77”,個展。
• 1978年,龐畢度中心,巴黎:“手觀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龐畢度中心,巴黎:“國家現代藝術品收藏2號掛幅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新世界博物館,拉羅歇爾 (La Rochelle) :“國家現代藝術品收藏2號掛幅” (群展)。
• 1979年,隆德藝術廳 (Konsthall de Lünd),瑞典:“巴黎 – 隆德”,個展,8月25日至9月30日。
• 1980年,寶端‧勒彭畫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直挺和褶皺”,個展。
• 1980年,布雷蒂尼 (Brétigny) 文化中心。
• 1981年,第13屆國際青銅器雙年展, 義大利帕多瓦(Padoue) (群展)。
• 1982年,寶端‧勒彭畫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扁平褶皺”,個展。
• 1982年,龐畢度中心,巴黎:“泥土” (群展)。
• 1984年, 塞納河畔維提 (Vitry-sur-Seine):“現代藝術中的女性角色” (群展)。
• 1984年,塞納河畔羅米利 (Romilly-sur-Seine):加斯東·巴舍拉(Gaston Bachelard)百週年紀念,“創造大地” (群展)。
• 1985年,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 (Fondation Cartier, Jouy-en-Josas):“雕塑” (群展)。
• 1985年, 蒙特奈‧代索勒畫廊 (Galerie Montenay-Delsol),巴黎:“刀刃和反刀刃”,個展。
• 1986年, 薩勒培特里耶合教堂 (Chapelle de la Salpêtrière),抽象空間協會,巴黎,“距離” (群展)。
• 1986年, 省立美術學院 (Ecole Régionale des Beaux-Arts),瓦朗斯 (Valence):“雕塑”,個展。
• 1988年, 畢卡索博物館,安帝布 (Antibes):“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,雕塑 1963-1988”,個展。
• 1988年, 龐畢度文化藝術中心,巴黎:“在法國這段時光,永久收藏”。
• 1988年, 蒙特奈畫廊 (Galerie Montenay),巴黎:“開放”,個展。
• 1989年, 瑪利薩‧德勒‧雷畫廊 (Marisa del Re Gallery):“第二屆蒙地卡羅雕塑雙年展” (群展)。
• 1989年, 卡密爾基金會 (Fondation Camille),埃夫里廣場 (Agora d’Evry):“身份”。
• 1990年, 馬萬‧厚斯畫廊 (Galerie Marwan Hoss),巴黎:為 “另一” 雜誌而展的掛幅 (群展)。
• 1991年, 蒙特奈畫廊 (Galerie Montenay),巴黎:“雕塑和印記,3月7日至3月30日,個展。
• 1992年, 安南達勒畫廊 (Annandale Galleries),雪梨,澳大利亞 (群展)。
• 1994年, 抽象空間 (Espace-Abstraction),巴黎。
• 1995年, 趨勢畫廊 (Galerie Tendances),科隆展 (Foire de Cologne),個展。
• 1996年, 趨勢畫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巴黎:“印記”,個展。
• 1997年, 龐畢度中心,巴黎:“Made in France” (群展)。
• 1997年, 龐畢度中心,巴黎:“印記” (群展)。
• 1997年, MMG 通道 (Coursive MMG),東京,日本,個展。
• 1998年, 趨勢畫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巴黎,24/11/98 至 19/12/98 及 05/01/99 至 16/01/99:“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:橫肋 – 堆積”,個展。
• 2002年, 寶端‧勒彭畫廊 (Galerie Baudoin Lebon),巴黎:“珠寶”,個展。
• 2016年, 羅蘭‧高登畫廊 (Galerie Laurent Godin):“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”,個展。

atelier

 

 

claudedesoria-2

 

善於發現意外收獲的王國

第迪耶塞曼 (Didier Semin)1999

 趨勢畫廊 (Galerie Tendances),展覽,1998年12月 – 1999年1月

莫非這是英式幽默,英文字 serendipity 顯出法語的不足,總之當今尚缺…。約翰‧傑克(Jean Jacques),【失物尋回的意外或科學】作者,推薦引進«sérendipité»一字,但我不怎麼贊同,因為將«sérendipité»拆成«serin»和«dépité»兩個字,瞬間將化成«懊惱金絲雀»的聯想,而棲息在枝頭上的可憐懊惱飛禽會讓您輕易喪失對一個意念的威信,但«serendipity» (善於發現意外收獲) 的意念卻是該以最嚴肅的態度去接納看待。霍勒斯‧渥波爾 (Horace Walpole) 在十八世紀推出一個命名為【善於發現意外收獲三王子】的故事,他在普世科學裡指出:自然傾向的偉大發現是偶然、完全偶然產生。我們這一世紀或先前世紀並沒達到真正的革新 — 特舉:X 光、盤尼西林、特氟隆三個古怪價值 — 這是實驗室在不可預知情況下發生的紊亂事件,一個不經意的操作。人類精神的穿透,對抽象或經過演繹推斷後的天賦,一開始就毫無關聯。

我們不該因此就將諾貝爾獎視為一幫猜牌賭徒,發明的幸福偶然需要一個選擇的見證,它不會贈送給第一個來到或只是簡單出示一張票的人。這必須經過安排拜訪,適度奉承,安置小祭壇,如同研究員般的工作,尤其在它前來報到的那一天必須能夠明白辨識出它。Serendipity (善於發現意外收獲) 帶領我們找到正在尋找的所有其它事物,甚至可能是美國,但若不去找就永遠找不到。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 (Claude de Soria) 是我要回歸的主題,這位藝術家高度擁有馴服偶然的特殊才能:有時會自問,這是否來自她的家庭,而人們發掘她,直到她的彬彬有禮,卻又心不在焉,且和藹可親,隱藏世界事物的親和力。她今天展覽的古怪系列作品是典型的意外合作成果,它們出自不大可能的操作,和起初幾乎是荒謬絕倫的概念:不敢拒絕他人堅持要求一幅畫做慈善拍賣,而許久以來她所從事的創作與油畫藝術工作早相去甚遠,於是她開始在畫布和畫框上佈滿她感興趣的流體水泥,猶如從1974年以來經常看到的展覽,天然未加工或用刀片塗抹。

任何人站在她的角度會去解釋、禮貌拒絕、或為了擺脫糾纏,而在畫布上胡亂塗抹,簽名應付了事。然而,這偶然的竊竊私語、荒謬要求沒逃過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的守護天使,她買了一塊塗上亞麻的漂亮方形畫布,細心攤開在工作台上,她在畫布上塗抹一層拉法基溶解水泥,這巧妙棕色材質通常被應用在造橋而非藝術工作上,然後再整個鋪上一張聚氨酯薄片。她的藝術功效之一在於程序及雕塑材質採用的極大謙卑 — 該賦予作品風格一個名字嗎?— 它們經常是顏色低沈的日本陶釉,沒有黃金或瓷器的光澤,但卻更耐久,事實上桌木、或多年翻耕菜園的鍬柄,經歷一代又一代來人的磨光而更珍貴。她從不浪費水泥,好似按步就班在烹調:水泥在塑膠薄片裡成模、烘乾、脫模,再依當日偶然調配出的食譜,加入變化多端的微妙,不斷重複製成。誰會有這藝術家的印版想法,抓緊材料好將之屈服於想像下,燃燒傳承給整個宇宙的內心折磨苦楚 — 後者對她往往毫無所求 —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看似實驗人員,或小腳水泥匠。但藝術家從來不須要和其荊棘叢生的形象相似,或被授予藝術文憑,如蔣‧杜卜斐 (Jean Dubuffet) 所言:「尤其,德‧索立雅是萊熱(Léger)的學生,卻只在偶然不經意時才提及,(在她身上很難找到影響或時間的風貌)。」

她毫無預謀:水泥黏合成的畫布是為了成就慈善義賣心靈,在今日藝術很難得,而這和藹可親的幻想註定她創作工作的意外延展。那是在一個早晨,沒特別不耐心,拆開作品時,發現前晚無意中丟出的骰子跳出雙六,亞麻布針織在乾燥時留下通風孔,夜裡邀來聯歡作樂:被聚氨酯薄片困住,而蜷縮在皺褶、隧道、和無止境分枝裡,並在水泥色澤較陰暗處氧化。圖騰令人聯想起碧玉和稀有礦石的微妙大理石花紋,羅傑‧凱洛意 (Roger Caillois) 曾以擬人法描述:「經歷相濡以沫的優雅,水泥似乎在數小時內再憶起她的天賦才能,和這個與我們相去甚久、且相差甚遠的地質時代,礦石呈現出的創作想像,讓人以為靜止不動,我們驚嘆自然岩石偶然接近藝術的最簡單呈現,而我們認出其中一個輪廓、一個人、或一座城市的外貌;無時無地為之讚嘆,藝術表現不正是可以輕撫礦石精靈,作為報答。」

這兒,我聽到抗議:「看來,您該不是要支持和其同樣靡爛,偶然性質的藝術意向產品?」正是,且很精準的就是此樣性質:這被我們視為自然環境意願的最高評價,只是一個傲慢習慣,或確切地說,也許是我們將之收藏在不同種類級別裡。文化可能正如凱洛意再次告知:「只是被人們以其特有的性質賦予名字而已。自然和文化只會因為我們假設一個,而不是另一個自由幻覺而對立。」 — 例如自由,我們不太清楚水泥乾燥時,圖案是否會點綴光彩。當骰子第一次丟出時,沒有任何事可禁止探索,變化各種測試,再度請求給予機會表現好王子的巧合。水泥板的形狀,在畫布上的停留,表面是如此細緻,符合慈善拍賣的規格,無疑會更好,假如當另一個測試拆開支架板,為了單獨分開介紹;除非只有丟棄支架,如在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先前作品裡注入塑膠軟片上,水泥留下的痕跡值得留意。仔細分離第二次測試的兩個元素,明顯變得不僅是在畫布上的印記,支持並与留下的石頭做比較,而它甚至悠然自在地端立在那兒,完全是一幅坐落在畫布上的圖畫,矽石和石膏在德‧索立雅雙手之間對另一個迷戀材質和印記藝術家,蔣‧杜卜斐 (Jean Dubuffet) 做出意外的致敬。紙片上的第三個測試則更少,或太多,結論:畫紙和水泥攣縮成如此強勁的結合,以致不可能再決裂。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獲得一層白色、棉絮般、細緻的雙層板片,給予她將之疊合的想法,結果再次令人感到驚艷。堆積成像卵石或餅乾的物品,愉悅嘲笑經常如此受歡迎的藝術外在表徵:基底、框架、托座,人們貼在每個東西排列的所有標籤。忽視標籤辨讀是一大美德,而不是在那兒假裝從事高貴工作 — 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的水泥善於此道。

從前的中國畫家毫不猶豫地在石頭上簽名。這般事,遠東比我們更懂得獲取平衡,譬如在房子空間裡,出於自然本能的佈置,以及被藝術家或手工藝人束縛的同性質產品:如被切塊的岩石、樹根將佔據空間,單純被隔離,一件雕刻藝術品的每一面,或題上字的卷軸。某些西方人 — 並非所有西方人,不是那些古玩店的人,也不是在河邊找瑪瑙的安德烈·布勒東 (André Breton)者 — 相信在撿石頭行為之間存有一個質量的深淵,我們把它看作退休無害的工作,而將它們表現成畫作,或琢磨成雕塑品,歸類在大藝術裡。事實上這涉及同樣可尊敬,一致頑念的兩個說法: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好似巧妙地維持在兩者之中。夠機靈且善觀察,以致懂得在普通工業產品裡辨識出最精巧材質,水泥 — 一個未經風暴,從液態到固態的溫和熔岩,充分聽從善於發現意外收獲王國的法令,尊重材質本身的知能,並以朋友看待。

第迪耶‧塞曼 (Didier Semin)

>>>>> 參觀克羅德‧德‧索立雅作品